高考改革方案应做好“售后服务”

备受关注的“高考改革试点方案”公布了,从2020年起,文理分科将在山东成为历史,志愿填报也将由学校优先变为专业优先。尽管相应的考试形式和计分规则变得更复杂了,但这也同时意味着学生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。在部分省市已有试点的情况下,按照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,山东省以“取消文理分科”为主要内容推进高考改革,积极作为的态度值得肯定。

具体到方案中提到的各项举措,确实引起了争议,对于一项事关千家万户的改革方案而言,有观点争锋很正常。高考制度自1977年恢复以来,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多轮调整,每一次都伴随着不同声音。学生各有特点、家庭情况不一、学校师资各异,原本就不可能有完全一致的观点,再考虑到改革涉及的利益格局调整,又进一步增加了舆论场的复杂性。现在针对试点方案的争论,同时也突出地反映出了社会各方对教育问题的普遍焦虑,无论是观点上的争论还是情绪上的释放,都需要正确看待、重视对待。

对于教育部门而言,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做好“售后服务”。一方面加强对方案的解释,避免学生家长因信息不对称导致“误读”;另一方面则要加强对学校等教育机构的指导监督,利用这三年多时间实现教学工作与改革方案的顺利对接。就拿等级考试来说,“六选三”意味着二十种组合,再加上全国千百所高校数以万计的专业,这本身就是一道非常复杂的数学题,同时也是一道很有难度的资料分析题。对此,教育部门既是出题人,又要当好辅导老师,及时面向公众答疑解惑,缓解焦虑情绪。

同时也应看到,任何一项具体的改革举措,都不会十全十美,改革更不可能一劳永逸,针对今后可能出现的问题,适时对具体措施加以调整,也是十分必要的。事实上,首批试点“不分科”的上海、浙江等地,已经发现了“无人学物理”等问题,并有针对性地做出了调整;更早几年,出于公平性的考虑,广东则有过标准分改回原始分的尝试。既然是试点方案,其实就给调整留下了空间,至于这一轮改革试点的成效,有待时间检验,也离不开对各方反应的观察与总结。

不容忽视的是,高考改革原本就是一项社会广泛参与的事业,学生、家长、学校等各方的声音,就是推动改革的重要动力。试点改革的成败,一定意义上也取决于方案制定者、执行者对各方声音的及时反馈。3月28日,也就是试点方案公布的第二天,山东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就接受了·齐鲁壹点记者的专访,针对普遍反映的热点问题做出详细解答,一定程度上平复学生和家长的焦虑。这种直面问题的积极态度,为这一轮高考制度试点改革开了个好头。